广东绿城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中文EN

新闻中心

绿城为客户提供好的产品,为品牌创造无限可能和机遇

首页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返回列表

深度 | 人造草坪行业的三大争鸣与新技术革命

发布时间:2020-03-03

网责任编辑:广东绿城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人气:

不久前,由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人造草专业委员会权威制作和发布的《人造草行业报告》及《人造草应用趋势分析报告》(以下统一简称“《报告》”),一经推出,便在人造草行业里引起热议,行业人士随之纷纷研读。


这份《报告》,不仅是根据人造草坪行业的发展轨迹及多年的实践经验,对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做出的审慎分析与预测,也是业内份对人造草坪行业上下游产业链以及行业重点企业进行全面系统梳理的重量级报告。

1.jpg

为政府企业搭建沟通桥梁


“在需求经济时代,我认为洞悉任何领域的商业形态很重要的一环就在于:是否能够在需求尚未形成之时,就牢牢地锁定并捕捉到行业关键信息。这份《报告》之所以广受人造草企业关注,其最大特点,就是前瞻性和适时性。”作为《报告》的起草人之一的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人造草专业委员会主任秘书郭超这样表示。


郭超希望,这份《报告》能够帮助人造草坪行业生产企业、销售企业、投资企业准确了解人造草坪行业最新的发展动向,及早发现人造草坪行业市场的空白点和机会点,前瞻性地把握人造草坪行业未被满足的市场需求和趋势,形成良好的、可持续发展的经营势头。


对此,2020年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人造草专业委员会轮值主任委员、广东绿城体育产业有限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徐靓表示:“之前在人造草领域,没有做这方面的统计和分析,我们找不到这样一份专门聚焦国内人造草行业的数据。对于国内的人造草企业生产厂家来说,这份报告最大的亮点体现在内容设计和行业数据的分析思路上,都能给企业在寻找自身定位、确定战略方向、制定发展规划时,多了一份重要的、有效的参考价值。”


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人造草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火炬生地人造草坪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毅良认为,这份《报告》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从无到有,这一过程就是最重要的价值——有《报告》的价值甚至高于《报告》本身。这份《报告》的诞生,意味着这个细分行业终于有了系统的数据统计和行业分析报告,《报告》的发布,填补了过去20年中国人造草行业数据统计方面的空白。”


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人造草专业委员会在不久前于北京召开的第二届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作为新任主任委员的徐靓在其2020年人造草专委会工作规划里,专门就深化行业研究分析,力求周期性地发布人造草行业的权威调研数据,以引导行业更加健康地发展的话题,和全体委员现场展开了深入地讨论,“《报告》今后肯定会定期更新——这将一路见证甚至推动整个人造草行业的前行。”徐靓说。


《报告》预示了第五次人造草技术革命的到来?


《报告》中提到,中国人造草企业数量超过200家,但是普遍“附加值低、同质化高”,在提及人造草行业何时能完成整体转型升级的话题时,徐靓直言,这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首先,专业人造草坪产品并不是民用通用的日消品,大众对产品的性能特点了解得不是特别清楚,所以,会经过一个认知、选择、提升的过程。”广东绿城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徐靓认为,国内人造草产品附加值低、同质化高的根本原因,在于基础产能增加的很快速,但大多在研发技术以及产品升级上比较薄弱,也缺乏创新能力,大部分的厂家只能生产中低端产品,靠低端产品维持。


广东绿城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徐靓同时表示,虽然国内人造草行业不具备在中短期内完成转型升级的可能性,但部分有长远规划的、有实力的企业,却一直行走在转型升级的路上,探究自身产品的未来发展方向和应用领域。“品质、成本和效率,一直都是制约行业企业发展的关键点——其实提高品质、效率和降低成本并不冲突,需要摸索、改良和改进生产方式。”


纵观材料的世界,一项新技术从诞生到应用,往往要花上数十年之久。这导致很多化工领域和材料应用领域的技术更新异常缓慢。例如,第四代人造草产品已经持续30年之久,却尚未经历品类的又一次创新性革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前四代人造草产品的情形:


第一代人造草产品,是以“阿斯特罗草”为代表的产品。它主要以尼龙6(聚酰胺6,PA6)经过拉丝,编织在基布上,没有添加任何填充物,尼龙当时作为纤维产品的新贵,其最突出的优点是耐磨性高于其他所有纤维,比棉花耐磨性高10倍,比羊毛高20倍;当拉伸至3-6%时,弹性回复率可达100%;能经受上万次折挠而不断裂,同时,在纤维强度方面,尼龙比棉花高1-2倍,比羊毛高4-5倍,摩擦系数低,这些无疑非常贴合运动草坪的使用性能,但是问题又来了,尼龙6同时作为工程塑料,是可以代替钢、铜、铁等金属材料的存在,所以使用尼龙6制成的人造草坪,其特点就是硬——人在这种“钢丝”草皮上运动很容易灼伤皮肤,同时由于尼龙6的耐光性并不是很理想,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户外使用,而且因为没有添加任何填充物,整个人造草坪的弹性非常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称第一阶段人造草坪产品为“地毯产品”也不为过,不仅如此,使用尼龙6制成的人造草坪的价格也是居高不下。


第二代的人造草产品出现在上世纪60年代,是从人们发现可以使用聚丙烯(PP)来代替尼龙6来生产人造草丝开始的。PP材料的力学性能,在众多高分子材料中算是比较优秀的,强度高、弹性优良,成本相较于尼龙6来说也大大降低了,人们也在人造草坪中添加了石英砂来增加其草坪弹性,严格来说这算是人造草产品的一个过渡期——第二阶段的人造草坪虽然在成本,草丝软硬程度以及草坪回弹性能等性能都有一定程度地改善,但草丝硬、弹性不足、耐候差和易灼伤皮肤的缺陷依然明显。


第三代的人造草产品,处于20世纪70年代-80年代左右。线型低密度聚乙烯(LLDPE)被研发成功,与低密度聚乙烯(LDPE)相比,LLDPE具有更好的抗冲击强度、耐抗穿刺性、拉伸强度和耐环境应力开裂性,又有良好的柔软性和拉伸性,以LLDPE为原材料的人造草草丝纤维。这个阶段,草丝柔软程度相较于尼龙6和PP有了质的飞跃,各项运动性能相较于在添加适量的紫外线吸收剂、色母等材料后纺织成丝,覆织到聚丙烯纤维加强层的底背上,制成漂亮美观的人造草皮。草坪铺装后填充物一般分为两层,填充物底层为酸洗过的石英砂,石英砂经酸洗后,去除了石子的尖锐角,且没有任何杂质;上层为橡胶粒子。橡胶粒子最好为原生橡胶所产粒子,这样铺装后的人造草坪质地柔软,缓冲性能良好,对运动员的伤害较小,至此阶段,人造草坪在性能上已经非常接近天然草坪。


第四代的人造草产品,从上世纪90年代延续至今。在已完全满足运动场地基本使用的情况下,人们对人造草的研究朝着高标准、高要求、功能化、环保可回收等方向发展。这个阶段除了单一的网状以及单丝产品产品外,还出现了直曲混合等产品,材料有PE与PP混合,PE与尼龙混合,在这些产品以铺设单丝草为主,追求卓越运动性能,配合卷曲丝使用,辅以更理想的外观,以贴近安全、休闲等运动需求。还有一些人造草产品放弃了丁苯乳胶底背,采用聚烯烃类热熔胶产品作为人造草产品的背衬,整个人造草产品都是聚烯烃系列材料构成,真正达到了人造草坪产品的100%可回收。


而早在5年前,就有人造草行业人士纷纷预测:是否已经到了迭代新一代人造草产品的时机和临界点?前四代人造草的根本性迭代,无论研发还是应用,都发生在欧美市场——那么倘若第五次人造草技术革命到来,最有可能发生在哪里?

2.jpg


对此,广东绿城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徐靓表示,“中国人造草企业面临的产品迭代问题是多维度的,产品迭代是用户需求驱动,好产品是迭代出来的;人造草产品未来可能提供的不再是目前的基础功能,而是多功能的。我个人的观点是,规模化生产和应用的动力,将导致第五次人造草技术革命极有可能就发生在中国的工厂里,以中国市场为出发点,将人造草的各种应用领域推广到全球市场。”


谈到有可能到来的第五次人造草技术革命,杨毅良表示,人造草整体的技术迭代,必须符合人造草发展的客观规律,创新的前提是保证产品的专业性能,“人造草行业不管怎么发展,我都希望人造草的性能,可以符合运动场地的使用性能——垂直弹性等硬指标要有保障,那样才能使人造草场地的使用体验真正接近天然草场地。从这个角度看,免填充草还需要有一个研发和调整的过程,需要再进一步的技术投入。”


“不久前人造草新国标的出台,对产品性能方面有了新的要求和约束,标准也必然带动产品的升级。比如说免填充草的出现,从简单快捷方便安全环保的角度看,这是一个积极正确的方向。”杨毅良说。


      由新技术革命引发品类延伸的三次行业“争鸣”


结合上部分内容所述,我们能得出一个推论:当第五次人造草技术革命到来之前,首先将全面引发行业里本就长期存在的第一个思想争鸣——即人造草与天然草之争。


当下行业里的主流观点是:随着人造草不断地自我迭代,天然草被人造草全面迭代从长期看,是必然趋势。


不过在广东绿城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徐靓看来,随着人造草技术成熟以及行业规模化发展,人造草与天然草更多呈现的是各自的不可替代性,“我不认为天然草和人造草是竞争关系,两者有共同性,更多的却是各自的不可替代性。”

3.jpg


国际足联对于两种草的发展也是持泾渭分明的态度。由于相较于维护成本较大的天然草,人造草坪球场更利于推动足球运动的普及与发展,同时,随着高分子材料技术的不断高速发展,优秀的人造草坪,在性能上已经可以无限接近于天然草坪——由此,国际足联提出了人造草坪足球场的评估标准:人造草坪品质理念(FIFA quality concept for artificial turf),并从2001年开始,推动人造草坪场地“FIFA推荐认证”。


之后的2004年2月28日,国际足联在第118次全会上做出允许职业比赛使用人造草皮的决议。

2005年,国际足联正式颁布了人造草坪的认证标准,并在2015年提高了认证要求,更新了认证标准。

FIFA推荐标志,只颁发给那些通过一系列严格的实验室及场地测试的人造草坪足球场,而不仅是单块草皮,因此,制造商首先必须通过实验室测试,包含产品鉴定、耐久性、耐候性、球员(或者球)与草皮表面的相互作用性能测试。


目前,FIFA人造草坪品质概念,分为FIFA quality(原一星)和FIFA quality pro(原二星)两类级别,其中,原二星的场地,可以举办FIFA决赛阶段的任何比赛和欧足联(UEFA)的高级别赛事;原一星的场地,则主要是用来举办FIFA初级比赛和其他类型的活动。


从人造草的发明和诞生,以及国际足联对人造草品质的测评体系来看——代表着人造草在足球场地上使用的性能已经被官方认同,且可以和天然草媲美。


那么,国际足联有天然草的认证吗?


答案是:没有。


因为影响天然草在不同地理环境下的测评因素太多、太复杂,比如不同的地缘性、多种气候温差、草种的适应性,等等,可控性太差,没法设定一个标准化体系来测评。


然而即便如此,多年来,大型顶级赛事仍一直沿用天然草坪,职业运动员们也大都习惯于在天然草赛场上驰骋——如果能使天然草与人造草优势互补,一切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在这样的背景下,混合系统草坪诞生。“混合草坪”的概念,也是人造草行业品类迭代所产生的第二个思想争鸣所在。


起先,欧洲部分职业足球联赛对混合草坪的使用,以及国内职业足球联赛相关管理机构对混合草的推广,使得国内一些人造草厂家“蠢蠢欲动”。

6.jpg

不过杨毅良却对混合草坪的规模化发展持保守态度,他认为,混合草坪现在并不具备规模化应用的条件,目前更精准的用户群应当是职业足球俱乐部、体育俱乐部和其他专业比赛使用的运动场地。


“目前欧洲足球联赛应用的混合草由10%的人造草和90%天然草构成,但是其养护管理都要按照养护天然草的程序进行,因此它不具备大量普及的要素。说得更直白一点,它只适合高端足球职业联赛的训练比赛场地。”


也就是说,混合草坪如果应用到全民健身领域,先不说其造价,就是其维护养护都不能适用于当前市场。


杨毅良还直言,大量引进混合草技术的另一难点,则是治理其“水土不服”的难度,混合草中的天然草部分,需要适合当地气候生存的品种。“我们都知道因地制宜的道理,但是真要去实施,过程不易——即便找到适合的天然草,但是铺装之后的后期养护技术依然是一道难题。”


行业的发展趋势不只是产品的更新迭代,还有产业链条的不断延伸。比如生产型企业有可能会逐渐向“产品+服务”型企业转型——而这,就是人造草新技术革命可能引发的第三个思想争鸣。

5.jpg

目前国内个别人造草企业已经开始延伸业务链,探索草坪养护工作,但由于以往发展面窄以及企业发展重心偏重销售的限制,一直处于萌芽状态。


杨毅良认为,制造型企业向“产品+服务”型企业转型,是体育产业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人造草行业也一定会朝这个方向发展,“我认为人造草行业一定会衍生出一批专门针对场地维护领域的公司,它的商业模式是:厂家或者说是铺装厂家做前端的工作,合格交付以后,把服务用户的接力棒交给后期维护团队——这和房地产公司成立自己的物业管理公司是一个道理。”


尾声:新技术革命与“躁动的时代”


   “属于中国人造草行业的新一轮升级,或许很快就要到来了。”对于未来,杨毅良做出了和徐靓相似的预判,同时,他认为,在这一产品升级的时代中,作为中国的人造草企业,应当继续坚持自己的品牌和产品定位,通过精细化运营和深耕行业,并紧跟FIFA标准,从而引领未来行业的发展方向。


     是的,中国人造草行业发展到如今,或许整体还缺失的是某种直抵受众和用户心灵的品牌力量,让受众的心智中能够装进人造草行业的一些核心概念和识别度。不过这也是典型的中国制造业某种缩影的反馈——集体的升级转型,仍需要更多行业有识之士的实践。


     于是,在当下这个时代,我们在人造草的领域里,即便存在着争鸣的话题,也难免会沦为某种“浮士德”式的焦虑:这个年轻的、充满代表性的行业竞争充满了透明度,并不断见证和感受着“全球化列车”的速度……


     自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经济发展史变成了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各个领域不断涌现的新技术革命下的理想商业主义者,偶然间就会被歌德式的“躁动时代论”所打动——只是这片刻间的思索和激动,就能迅疾转化为似人造草行业般能够给世人和同行带来的发展动力。


此文关键词:行业资讯,人造草坪,悬浮地板,企业新闻,草坪知识,常见问题,广东绿城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广州市大观南路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场3区3楼 (总部)  备案号:粤ICP备13006100号-1

返回顶部